关于我使用的材料

一次机缘,我问东京艺术大学的佐藤一郎老师一个问题,大致是:珍稀高昂的以青金石为原料的群青蓝(Ultramarine,产于阿富汗)被人造群青(近代法国科学家明,以此获得国家勋章,基本与矿石研磨的群青没有差别)大范围取代,是否传统绘画会在科技的影响下逐渐趋向弱势。佐藤老师回答我,不,科学并不会抑制艺术的发展,从历史中看,科技兴盛的时期艺术也会兴盛,科技的进步也会促使艺术繁荣。我想若是没有照相术的产生,也不会产生之后以摄影为媒介的艺术,现在互联网的发展也在无时无刻改变艺术的观看方式,绘画艺术的危机并不是近代才开始的,除了为媒体出让空间外,也会因为历史政治经济社会等原因发展方向会有所不同,绘画虽然逐渐边缘化,但依旧有它独特的生命力,在众多媒介出现的今天展示它的魅力。

我的绘画材料,从画布到颜料,尽可能以力所能及的好去做要求。

绘画材料准不外乎两种,绘画基底和材料。绘画基底,就是指绘画支撑的框架,画布,画布涂层,我的绘画方法大多是直接画法,偶有在有多层油画底的画上略施罩染,还是属于直接画法类型的。所以我暂时不太使用木板坦培拉底子,以布面白底或自制有色底为主。

框架-画框,以购买成品为主,但要求不易变形,国内画框制作和国外还有所差距,在画布和框架接触的地方,必须手工再打磨一遍,以防止在绷布时使画布经纬脱线。

画布,同样的,在国内能够买到的坯布是从厂家直接得来的浆布,必须去浆,去除画布中的酸。我从2012年之后的作品,除了成品布之外,基本以自己手工绷布刷底为主,并且温水清洗画布然后晒干画布达到去浆的目的,做基础防霉(相比丙烯底子兔皮胶易发霉)。同时,这几年出国有购买到国外手工制底的成品布,兔皮胶和兔皮胶混合的油底子画布。一方面精进材料可以帮助绘画作品更长的生命力,不至于好作品由于材料问题损坏,另一方面材料的尝试可以帮助自己寻找更适合自己习惯的材料方法。

绷布,经纬对齐,防止百年后由于经纬不齐导致的开裂。

底子,全部使用国外进口底料,以丙烯底为主,目前测试使用过的有荷兰泰伦斯、德国史明克,自制兔皮胶底,国外成品兔胶画布。

颜料:麦克哈丁、史明克、伦勃朗、卢卡斯、老马利(停产)

 

前几天我自己绷布,比我个头高的框,做框同仁强烈建议我不需要自己做底绷布,我没有正面否定。可以省时间确实如此,工业革命后期大部分画家解放了双手可以把研磨颜料的时间省下投入绘画本身的创作,工业革命前的大画家们,有一定地位会有学徒助手协助,和现在画家无异。

我不是画的很快的画家,有时候一张画反反复复三年就过去了,用框的数量没有产量画家那么多,所以对于我来讲,绷个布,做个底子是一种绘画之前的仪式,还是享受其中的。做框同仁为我考虑我很感谢,若有一日突然画量增大也可以考虑。

说到底,画画这件事和商业(卖画)绝对是两码事,用商业的思维看待一张画了三年的小画估计不具有任何价值,时间成本太高了。但在绘画上,并不是这样的。绘画不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事情,有时候甚至没有收获,选择绘画、选择艺术就要有这种觉悟。现在的青年艺术家很艰难,以前的青年艺术家们也有他们当时的艰难,要忍受攀登艺术高峰的孤寂寒冷、不理解与迷途。

 

2019年初

七重塔楼

赵舒燕

屏幕快照 2019-02-23 下午4.33.05

IMG_7996

IMG_8008